折叠隐形纱门

【科技名家·大拜年】甘本祓:硅谷春意抚乡愁

时间:2021-08-16 23:19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  
内容摘要:我喜欢春天,因为春天伴我来到人间,我是在春天出生。而春天在文人墨客的笔下是那样的芬芳撩人,请看:春归翠陌,平莎茸嫩,垂杨金浅。迟日催花,淡云阁雨,轻寒轻暖。这样的意境,怎不令人心醉。然而,作为一个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的海外游子,...

  我喜欢春天,因为春天伴我来到人间,我是在春天出生。而春天在文人墨客的笔下是那样的芬芳撩人,请看:“春归翠陌,平莎茸嫩,垂杨金浅。迟日催花,淡云阁雨,轻寒轻暖。”这样的意境,怎不令人心醉。然而,作为一个“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的海外游子,春节不仅给我带来醇醇的欢欣,更诱发浓浓的乡愁……

  幸好,在这举世闻名的创业之谷、创新之都,并不是只有异国情调的感染和高新科技的启迪,而且也有类似故乡的景色和欢庆春节的传承,它们都抚慰着我的乡愁。

  现在,就让我来讲讲在硅谷过春节的“故事”,来分享我的感受,也作为2016年春节向朋友们的致意。

  1991年的春节是我在硅谷度过的第一个春节。那年,我受香港总公司派遣来硅谷工作。春节前不久,落脚在旧金山湾区南湾一个名叫Mountain View的小镇,当地媒体译为“山景城”。

  初来乍到,成天看着异国风貌、听着洋腔洋调,那种既新鲜又不习惯的感觉,真是难以言传。我的夫人韩光萸就比我稍微洒脱一点,这不仅因为她有随意而安的涵养,而且也比我早来美国一年。她是从北京医学院应田纳西大学孟菲斯医学中心之邀来做访问教授的。

  那时,我白天在公司里埋头苦干,晚上回到家里舒解乡愁。伴着光碟,一遍又一遍地唱着出国前流行的歌曲:《我的中国心》、《我爱你,中国》……

  不久,一则喜讯传来,山景城要在市中心的卡斯楚街上举办欢庆中国农历新年游行!那一天我们俩口早早地就去街旁守候。几乎是按秒在数着时间,终于盼来了游行队伍。欢快的鞭炮、震天的锣鼓、长长的龙灯、壮壮的狮舞,扭着秧歌的青年、耍着霸王鞭的儿童、打着少林拳的武生、踩着高跷的男女……再加上街边摆着的风车和纸剪的小摊,都显露出令我魂牵梦萦的乡情!

  而这里,又与国内的贺年民俗游行有一个最大的不同,那就是多国人的参与和多元文化的融合。在游行队伍中,不仅有众多同样过春节的亚裔(朝鲜人、越南人、菲律宾人、泰国人……)参与,而且还有美国人(白人、黑人)以及墨西哥人和在这里的其他外国侨民参加。看着他们“打着洋鼓、吹着洋号、舞着花枪”行进在游行队伍之中,听着他们同中国人一起欢笑、一起高呼“新年吉祥”之时,更唤起我強烈的共鸣。

  据报道,这种春节巡游是从1988年开始,年年举办。在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旧金山湾区,除了旧金山的中国城,还只有在山景城,能看到这样热闹温馨的场面。正是它,带头在硅谷刮起了中国风。这也是促使我在山景城定居下来的因素之一,这一住就是二十多年。

  这些年,耳濡目染,又令我对山景城增添了几分眷恋。我发现,山景城不但有许多地方“长”得像我脑海里的故乡,而且它正是硅谷的发源地,这里有许多关于高新技术创业创新的精彩故事。在IT(信息技术)的发展中,这里创造了多个“第一”:硅谷的第一家晶体管企业是在山景城创办;硅谷第一只晶体管、第一片集成电路、第一个微处理器都是在山景城问世;第一批集成电路、第一批苹果电脑也是在山景城卖出;甚至硅谷第一批微电子产业的技术骨干、第一批靠半导体发财的百万富翁也是在山景城诞生;还有,“网景”公司和“微软”公司的第一代网络浏览器是从山景城推向世界的;而“谷歌”公司又是第一个用它的网络搜索引擎把全世界最多的信息汇集到山景城;山景城也是全美第一个实现免费宽带上网的城市;于是,人们在山景城建立了全球第一间“电脑历史博物馆”,它拥有全球最多的IT博物原件;就连“硅谷”这个名字,也是首先从山景城叫响,然后才传播开去……

  这些年,山景城播下的高新技术种子,培育的创业创新精神的基因,塑造了硅谷、蔓延在旧金山湾区、扩散至全美、影响着全球。

  正是受到这一切的感悟和激励,为了配合神州大地正在掀起的“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热潮,我在去年出版了两本书:《硅谷启示录1:惊世狂潮》、《硅谷启示录2:怦然心动》(科学普及出版社,2015年7月第1版)。

  想当年,我出国之时,香港还是英国人管着。买北京到旧金山的机票还用的是“外汇券”,一张票的钱可以在“友谊商店”买一架钢琴、够我花销一年。那时,大多数人上班还骑着自行车,公共汽车和出租车还是马路上的主角,跑得相当舒畅。那时,国内还没有一条高速公路,高速铁路更是“天方夜谭”。那时,职工们的住房还都姓“公”,每个月只交几块钱水电费。那时,在银行门口用人民币换美元最高时是14:1。那时,个人电脑很少,用起来也没这么方便,“微软”公司的视窗还未露脸,用的还是DOS,要玩它起码还得会BASIC语言。那时,电视机最大21寸、用的还是有电子枪的显像管,楞头楞脑、又重又笨。那时,手机刚刚问世,还是极少人手中标榜时尚的摆设,香港的娱乐圈给它取了一个外号叫“大哥大”,绝大多数地方打不通,因为还没建那么多基地站。那时,互联网更不知是何方神圣,伊妹儿也还没有登台表演,当然也没有网购、网恋和网骗。那时,“崛起”一词也还未见报,人们谈论的还是:抓住机遇,赶上世界新技术革命的浪潮……

  而如今,祖国是啥气势,不用我赘述,国内的朋友自然都能如数家珍。而作为身在海外的游子的我,在这新春佳节里,千言万语话乡愁,兴高采烈谈感言:

  。20多年后,硅谷的春节也已大为改观,中国元素已从山景城扩散,中国风已在硅谷和整个旧金山湾区激荡。不仅是华人圈,美国的主流社会也关心着中国新年,期盼着观看“春晚”。中国的民俗也“挤”进了西式的乐园。举个例子,在硅谷有个与“迪斯尼乐园”相似的“大美国乐园”(Great America) ,是半导体龙头“英特尔”公司和曾经辉煌的网络巨头“雅虎”公司的近邻。那里原本是个纯西式游乐场,如今也热衷于引进中国元素。2013年春节期间就举办了一个盛大的中国民俗灯会,请来了具有“天下第一灯”美名的四川自贡市的能工巧匠前来布展,场面极其盛大。旧金山湾区的许多中学生还去充当义工、共襄盛举彩库宝典图库。其中也包括我的外孙李昌安。我们俩口,当然也去细细观赏了一番。除了抚慰乡愁之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我母亲熊文潜就是自贡市人。不过一百多年前她出生时,那里还不叫自贡市,而是叫自流井,因为那里是有名的井盐产地。去看灯会也算是寄托对她老人家的思念。春节到了,去拜个年。又一个新春佳节来临,我遥望大洋彼岸,高呼我的祝愿:

折叠隐形纱门选择长沙皇阁贸易有限公司专注各类三趟纱窗,防蚊纱窗,防鼠纱窗,三趟金刚网纱窗,可拆洗框中框纱窗,平开防盗纱窗,无轨折叠隐形纱门,金刚网隐形纱门,折叠纱门,带锁纱门,别墅纱门,高档纱门,百褶纱门,左右推拉纱门,子母纱门,防蚊纱门,铜门纱门,对开纱门,豪华纱门,无轨折叠纱门,平开防盗纱门等。集合加工,生产,安装,批发为一体的企业,具有多年专业经验服务过上数千家客户欢迎咨询。